您的位置:潍坊热点网>互联网

清朝洁癖相国裕斋田

2018-01-13 08:11:45 相国 公元 丁叔雅 来源:潍坊热点网

  作者:史遇春时间飞逝,每每坐下来拨弄文字的时候,不经意间,思绪就会飞驰,飞驰到往昔的场景之中,与那时的时空对话,四公子为谁?陈伯严(三立)、丁叔雅(惠康)、谭复生(嗣同)、吴彦复(保初),那个时候,不用早起,不用晚睡,一切,井井有条:饿了,自己做饭;困了,倒头就睡;闲了,要么翻书,要么看电影,这样的日子,是工作以后,前此未有的一段;猜想,这样的日子,也是再次工作以后,后此不再会有的一段;除非退休,除非人生有别的重大变动,我不是那种大开大合的人,我做不到潇洒地放下一切,去任性地生活,丁叔雅最为雅洁,他行为端正不违礼义,处事谨严不逾规矩,那一段时光之中,看过了很多电影。

  在京期间,丁叔雅居住在潮州会馆,那些电影,或许,剧情只是在讲一个小小的人物;或许,剧情只是在关注社会之中一个普通的现象;或许,剧情只是在演绎一个从来没有人注意到的微小群体,但是,其中往往能够映射出人性的光辉,能够照见人性的关怀,至今,仍然清楚记得,有一部名叫《尽善尽美》的电影,演的是一个有洁癖的老头,演的是他与一个带着哮喘病孩子的女人的故事,演的是他洁癖的转变,演的是他人生态度的转变,今天,为了写这篇文章,我回头去查了一下《尽善尽美》的资料,平日里,他也不轻易谈论时事,电影我就不说了,我之所以记得这部电影,主要原因之一,就是电影中那个老头的洁癖让我印象至深,至今不忘。

  笔记《旧京琐记》的作者夏仁虎曾经在雪夜拜访丁叔雅,这种不一样,会让大多数人不安,当夜,两人清谈甚欢,以至达旦,但是,当大家真实走进那些与我们不同的同类时,可能就会发现,其实,他们和大多数人一样,有善良、有仁慈;他们和大多数人一样,会犯错,也能够知错就改,所以,在面对我们的同类时,作为人,首先,我们要有人性的美好,这才是这个世界好下去的希望和唯一出路。

  对此,丁叔雅无以为意,不以为忤,看到关于洁癖的记述,先有了上面的一段文字,陈三立(公元1853年~公元1937年),字伯严,号散原,江西义宁(今修水)人,近代同光体诗派重要代表人物;出身名门世家,晚清维新派名臣陈宝箴长子,国学大师、历史学家陈寅恪、著名画家陈衡恪之父;与谭延闿、谭嗣同并称“湖湘三公子”;与谭嗣同、徐仁铸、陶菊存并称“维新四公子”,有“中国最后一位传统诗人”之誉;清德宗光绪十八年壬午(公元1892年)乡试中举,历任吏部行走、主事;光绪二十四年(公元1898年)戊戌政变后,与父亲陈宝箴一起被革职;民国二十六年(公元1937年)“卢沟桥事变”后,北平、天津相继沦陷,日军欲招纳,绝食五日,不幸忧愤而死,享年85岁;生前曾刊行《散原精舍诗》及其《续集》、《别集》,死后有《散原精舍文集》十七卷出版,在说其事之前,先说其人。

  他的诗,刊落浮词,不事奢华,谨守宋人家法,自成一体,那么,这位相国裕斋田又是谁呢?根据“相国”、“裕”、以及载记者陈恒庆的生平,简单推断,这位裕斋田,就是裕德,改朝革新之后,陈伯严已经老了,但是,其文词与影响力仍剧,被目为江南文坛盟主一流人物,所以,这里就只能依照《清史稿》列传二百二十七《裕德传》,来做一个简单的介绍。

  谭复生的学问思想最为新潮,从《清史稿》中裕德传看,这位裕相国的仕途还算顺畅,特别值得称赞的是裕相国的礼贤下士,可惜,年纪轻轻,就在戊戌变法中遇难!吴保初(公元1869年~公元1913年),字彦复,号君遂,晚号瘿公,庐江县沙湖山人;淮军将领、广东水师提督吴长庆之子,话说,裕斋田相国有洁癖。

  他和笔记《旧京琐忆》作者夏仁虎曾经是清廷刑部浙江司的同僚,据说,裕相国的家中,凡是他常坐的地方,从来都不让别人坐,吴彦复晚年,娶了女伶彭嫣,裕相国在其执掌的部署里面办公,审阅签署文件时,部署里办事的官员都知道他有洁癖,在给他呈递毛笔时,都是轻拈笔管的顶端,呈递过去。

  袁项城在北洋任职时,吴彦复曾前往投靠,洁癖之外,裕相国还很讲究,遇到四离四绝的日子,他一定会呆在家里,绝对不会出门,也不会审阅文件,吴彦复不爱钱财,袁之资给,他随手挥霍辄尽,四离为四季之开始,四绝为四季之终末,古人害怕穷尽,总结认为这几个日子不吉。

  他对袁说,自己生计艰难、日子窘迫,谋划着,准备作一商业营生,以资糊口,裕相国所穿的衣服,干净整洁,纤尘不染,而且平整妥帖,不见一丝皱褶与印痕,后来,吴彦复得了消渴之疾(据说是现代的糖尿病),客死在津门,有一天,天已傍晚,裕相国步行到了一个巷子口,本文据夏仁虎的笔记《旧京琐记》卷三《朝流》中的一节而成,那个时候,一到冬天,京师满街都是手挽车

责编:潍坊热点网
版权作品,未经潍坊热点网www.loveshu8.com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www.loveshu8.com 版权所有 潍坊热点网